亞利桑那州維權者抗議 重畫選區公聽會漠視該州多元性

by | Oct 4, 2021 | Chinese Translations

Clockwise from top left: Jennifer Chau, AZ AANHPI for Equity, Jaynie Parrish, Navajo County Democrats, Andrea Varela, One Arizona Coalition/Rural Arizona Engagement, Sandy Ochoa, Mi Familia Vota, Victoria Grijalva Ochoa, Redistricting Program Manager, One Arizona, Reginald Bolding, Co-Executive Director, Arizona Coalition for Change and candidate for AZ State Secretary

Mark Hedin報導ETHNIC MEDIA SERVICES

最新的2020年人口統計數據顯示,亞利桑那人口不斷增長,而且日益多元化。

但在根據新人口統計數據進行的重畫選區過程中,亞利桑那州並未盡到確保所有選民獲得平等政治代表性的責任。

致力讓亞利桑那州的多元性反映在政治權力結構上的維權人士,9月22日在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舉行的簡報會中談到他們面對的挑戰。

代表亞利桑那州第27選區的少數黨領袖波汀(Reginald Bolding)從去年力爭2020年人口普查必須獲得全面、正確的統計開始說起:「我們從一開始就看到投資不足。」

重畫選區的工作是由亞利桑那州的獨立重畫選區委員會(Independent Redistricting Commission,簡稱IRC)負責監督,這個委員會是根據2000年通過的106號提案成立的,目的在消除政黨偏見。

由於人口普查工作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延後展開,IRC的初步選區地圖也順延到10月27日公布,12月22日開始實施。

這些地圖明年將用於亞利桑那州的聯邦參議員選舉、9席聯邦眾議員選舉、新州長和州務卿選舉、30位州參議員和60位州眾議員選舉。

IRC負責舉行公聽會收集居民意見,但維權團體聯盟One Arizona的重畫選區經理歐邱瓦Victoria Ochoa)說:「到目前為止,我們很清楚地看到,委員會並沒有將少數族裔納入優先考慮。

歐邱瓦表示,IRC的宣傳活動總是在以白人為主的社區裡舉行,空間不足,也沒有翻譯服務。

一旦選區草圖在10月底準備好後,IRC將舉行第三輪公聽會公布它們。

歐邱瓦表示,在簡報會舉行後,她看到了一個她認為是希望的跡象,IRC透過他們的網站https://irc.az.gov/node/49和通訊網https://tinyurl.com/AZIRCNL,請民眾建議他們應該在哪些地方舉行公聽會。

歐邱瓦還說,IRC在9月底的每周計畫會議中討論增加「電話里民大會」,讓沒有網路可用的民眾也能參加。

不過,歐邱瓦表示,她特別擔心瑪利柯帕縣Maricopa County快速發展的西谷(West Valley),要留意是否有人刻意將西語裔人口聚在一起,以限制他們可以選出的州議員席次。

波汀說:「填補IRC工作上的漏洞不應該是社區團體扮演的角色。」波汀也是Arizona Coalition for Change共同總監和下屆州務卿候選人。

他說:「雖然IRC似乎是一個朦朧的議題和主題,但它將對未來十年產生深遠的影響,事實上,它可以提供我們的社區一個確保我們在州政府和聯邦政府能真正擁有席次的機會。」

Mi Familia Vota的杜桑(Tucson)協調員珊蒂.歐邱瓦Sandy Ochoa)說:「重畫選區是保護民主之戰的下一個戰場。」

企圖透過推動選民壓制法案維持權力的反民主勢力,也企圖在重畫選區的過程中以對他們有利的方式操縱選區地圖的畫分。

她還說:「他們已經放話,要利用他們在州政府層級擁有的權力來保有未來十年的保守力量,並公開告訴民眾他們的遊戲計畫:減少全國的競爭席次、限制進步派都會中心的發展、縮小民主黨候選人可以競爭的國會戰場。」

亞利桑那州「亞裔、夏威夷原住民、太平洋島民公義聯盟」AANHPI)行政總監周珍妮Jennifer Chau,音譯)說:「讓我們有機會選出代表我們社區並分享我們價值觀的人。」

她提到被分成四個不同選區的華埠社區。她說:「發生自然災害時,這四個選區都不願意為華埠的需求提供資金,因此對誰應該為此買單發生爭辯。」

周珍妮還提到參加了一場在杜桑舉行的公聽會,現場擠滿了約200人。她說:「我們是會議中唯一的亞裔。我在想,IRC到底有沒有告知亞裔社區和其他少數族裔社區會舉辦這場公聽會,為何95%的白人社區都知道有這場會議,而我們卻不知道。」

納瓦霍縣民主黨(Navajo County Democrats)的派瑞許(Jaynie Parrish)和其他與會嘉賓一樣,也認為IRC宣傳不力,也沒有考慮到參加會議可能需要花好幾個小時開車的特殊狀況。

她認為,在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志工必須教育自己和社區民眾,並提供資訊。

她提到他們推動了數周的幾場會議如何突然被取消,以及終於找到一場會議去參加時,會場保安如何讓人生畏。「這正是所謂的壓制選民!我們有長輩遭年輕的白人毆打,這些年輕人稱他們是IRC雇用的,這些事件就發生在納瓦霍國Navajo nation)土地上。他們不管自己在哪個地區,也不管在哪個場合。

One Arizona CoalitionRural Arizona Engagement的瓦雷拉(Andrea Varela)在鳳凰城和杜桑之間的卡薩格蘭德(Casa Grande)農村出生長大,成長期間已注意到農村與都市的資源差距。

瓦雷拉說:「周期性的選區重畫是我們重塑未來的機會。我認為我們必須建立社區力量,方法是透過針對沒有足夠政治代表性的弱勢社區和少數族裔社區,在他們所在的地方舉行會議,共同面對會影響我們所有人的問題。」

Archive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