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_img
HomeChinese Translations亞太裔加入反對德州「傑利蠑螈」行列 新選區地圖分裂少數族裔社區政治權力

亞太裔加入反對德州「傑利蠑螈」行列 新選區地圖分裂少數族裔社區政治權力

一項反對德州最近通過的政治選區地圖的訴訟表示,新地圖蓄意、非法歧視德州增長最快的少數族裔人口,亞太裔。

Fair Maps Texas Action Committee v. Abbott是德州10月25日批准的新選區地圖面對的第五起訴訟。

社會公義南方聯盟(Southern Coalition for Social Justice,簡稱SCSJ)11月17日舉辦了一場記者會討論這起新訴訟。

SCSJ投票權律師塔吉(Noor Taj)說:「少數族裔占德州增長人口的95%,他們讓德州成為美國人口最多元化的州之一。但是,你無法從新選區地圖看出這個事實,因為新選區地圖蓄意分裂整個州的少數族裔社區。」

塔吉說:「我們的訴訟和過去幾周提出的其他訴訟是互補、一致的,因為我們不僅強調聯盟選區,還提升亞太裔社區在這些聯盟中所扮演的角色。」

塔吉和其他與會嘉賓提出福遍縣(Fort Bend)、柯林縣(Collin)、哈利斯縣(Harris)和塔蘭特縣(Tarrant)的亞太裔人口如何在新地圖中被分裂。

亞裔法律防禦與教育基金會(Asian American Legal Defense and Education Fund,簡稱AALDEF)的瓦塔馬拉(Jerry Vattamala)說:「這些非常、非常令人震驚的界線直接穿過亞裔人口最集中的部分,然後取一小塊與白人人口合併,來稀釋亞裔的投票權。」

瓦塔馬拉說:「這些人在德州長期致力建立聲音能被聽見的社區,但這些界線基本上把他們都消音了。對此,除了是蓄意的種族歧視之外,我們真的很難得出其他任何結論。」

2020年人口普查結果顯示,德州在過去10年中增加的人口提升了它在美國的權力。

選區重畫前,在根據人口普查數據重新分配國會席次的過程中,德州增加了兩個席次,總席次增為38席,而包括紐約州和加州在內的七個州,則各失去一個席次。

新選區地圖將德州分為31個州參議員選區、150個州眾議員選區和38個聯邦眾議員選區。

塔吉說:「這三張新地圖都違憲。」

訴訟稱,今年是第一年在沒有聯邦司法部監督的情況下進行選區重畫,德州的選區重畫過程欠缺透明度,畫出來的地圖刻意稀釋少數族裔、非裔、西語裔和亞太裔選民社區的影響力。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簡稱ACLU)律師多納提(David Donatti)說:「自1965年通過投票權法案(Voting Rights Act)以來,聯邦法院一直進行干涉,否認德州非法的種族歧視『傑利蠑螈』(美國政治術語,指藉由扭曲選區形狀來限制政敵民意基礎投票權的操縱行為)。」自稱在福遍縣土生土長的多納提表示,福遍縣是他們起訴的地區之一。

多納提說:「德州用了一些新工具,一些舊工具,但歧視性設計如出一轍。」

原告之一康曲克特(Amatullah Contractor)說:「作為成長最快速的少數族裔之一,我期望我們能有更多可以代表我們的立法委員。」

另一名原告,也是社區維權人士、美華協會亞太裔維權組織(OCA-Asian Pacific American Advocates)會員的黛博拉.陳(Deborah Chen,音譯)說:「選區重畫委員會通過的議案,實際上讓我們的權利被剝奪了。」

陳回憶:「在新冠疫情期間,人們從德州各地來到奧斯汀(Austin),包括從艾爾巴索(El Paso)搭機飛來的民眾,他們等候一整天,只為了可以在會議上發言一分鐘。」

她說:「歸根究底,它不僅僅關乎權力,重點是納稅人的錢。重畫選區決定誰有權力對我們納稅人的錢如何分配和使用做出決策。這些錢是否真的投資在我們的社區、我們的學校和我們的醫院上?」

這起訴訟是SCSJ、德州ACLU和AALDEF代表包括美國亞太裔公共事務協會北德州分會(North Texas Chapter of the Asian 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Public Affairs Association)、德州Emgage Texas、大休士頓美華協會(OCA-Greater Houston)、德州公平地圖行動委員會(Fair Maps Texas Action Committee)等十多個組織共同提出的。

多納提和塔吉表示,這起訴訟一開始會在德州西區奧斯汀分部的聯邦地方法院審理,但最終會和挑戰德州新選區地圖的其他訴訟合併審理。

Media Briefings

Random F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