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_img
HomeChinese Translations喬治亞州移民社區將重畫選區視為通往平等的途徑

喬治亞州移民社區將重畫選區視為通往平等的途徑

帕拉西歐斯(Maria del Rosario Palacios)居住的喬治亞州蓋恩斯維爾(Gainesville)如果有人行道,當地經常帶孩子一起出門的成人就可以安全穿越繁忙的高速公路。人行道在許多社區是被視為理所當然存在的人身安全設施,粗糙的水泥方塊讓居民可以方便進入超市和其他商店。

帕拉西歐斯指出,沒有人行道是一種日常的諷刺,是對生命持續的威脅。帕拉西歐斯解釋:「這裡的小商業依賴過往行人賺錢,但只要有新聞報導有人在前往超市途中被車輾過,他們會連續幾個月沒有生意。」她表示,負責支配人行道興建資金的現任民選官員並不依靠居住在那裡的選民的選票。

帕拉西歐斯強調,蓋恩斯維爾的雞肉加工廠場勞工缺乏社會服務的問題,在數十年前西語裔移民開始從墨西哥和中南美洲向北遷移到喬治亞州時,就應該要解決。蓋恩斯維爾擁有「世界家禽之都」的稱譽,數個世代的西語裔居民是當地雞肉加工廠的主要勞動力,他們「協助養活這個國家」。

對於喬治亞州州長坎普(Brian Kemp)即將於11月3日舉行關於重畫選區的特別立法會,帕拉西歐斯在喬治亞移民權益聯盟(Georgia Immigrant Rights Alliance )和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共同舉辦的論壇上提出她的看法。觀察家估計,立法委員至少需要兩周的時間畫分和投票批准喬治亞州的新聯邦國會選區和州立法選區。

新選區必須依照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數據畫分。傳統上,重新分配選區邊界在喬治亞州是一項具爭議性的任務,因為這項工作通常是由執政黨選出的立法委員組成委員會來執行。由於喬治亞州立法會是由共和黨掌控,儘管州長有權否決立法會畫出的新選區,但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因為坎普也是共和黨人。

From left to right: Anh Nguyen, Data Dissemination Specialist, U.S. Census Bureau; Karuna Ramachandran, Director of Statewide Partnerships, 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Atlanta; Victoria Huynh, Vice President, Center for Pan Asian Community Services; Glory A. Kilanko, Founder and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Women Watch Afrika; Maria Rosario Palacios, Founder, Georgia Familias Unidas

美國人口普查局數據傳播專家阮安(Luke Anh Nguyen,音譯)在論壇中對喬治亞州的人口變化進行了回顧。喬治亞州過去十年的人口增長數量是美國第五大,少數族裔社區人口的成長讓它的總人口上升到1070萬。然而,以用來分配美國435個國會席次的公式計算,喬治亞州並未能增加新國會席次,只能保留原有的七個席次。

此次論壇還邀請到喬治亞州多個主要移民社區的發言人,他們擔心喬治亞州立法會在選擇選區該如何重畫的標準上缺乏透明性,不確定他們的利益共同體社區在地理上是否能保有完整性,還是會被分割或包圍起來,讓政策和議題優先考量和他們不同的現任立法委員得利。

對帕拉西歐斯而言,人行道的欠缺說明了為何居民需要選出了解社區需求的決策者,其他與會嘉賓也有同感。

亞特蘭大亞洲法律聯誼會(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Atlanta)全州合作夥伴關係主任拉馬詹德蘭(Karuna Ramachandran)提出一個重要且務實的問題:要如何才能確保我們的社區不會被「傑利蠑螈」(gerrymander)?「傑利蠑螈」是美國政治術語,用來形容選區被不當畫分呈現奇怪的形狀,例如一個選區被一分為二,分別被分配到相鄰的其他選區。在這些以選舉為目的重畫的新選區裡,這些居民數十年來一直都是永遠的少數。

拉馬詹德蘭解釋,2018年成立的喬治亞移民權益聯盟受到亞洲法律聯誼會的啟發,意識到移民社區對代表性都有相同的追求,他們非常重視選區重畫。對於喬治亞州立法會拒絕回答會使用哪些標準重畫選區、如何進行選區重畫、以及他們為何未能提供語言服務來幫助喬治亞州的多元社區進一步了解選區重畫和它將如何影響他們的生活,拉馬詹德蘭嚴詞譴責。

泛亞社區服務中心(Center for Pan Asian Community Service, Inc.)副總裁維多莉亞.黃(Victoria Huynh)認同民眾迫切需要語言服務。她說:「我們每年以超過25種不同的語言服務7萬名移民和難民。我們把選區重畫視為一個公共衛生議題。我們關心的還有交通和移民議題。」

維多莉亞.黃提到她開車沿著Buford高速公路經過人口非常稠密、多元化的國際村(International Village)。這個城市在1966年主辦過奧運會後,就在已有的環境和基礎建設上自然而然形成。她說:「當你看到這裡的多語言招牌,你就會知道這些社區共同存在且蓬勃發展。然後你就會想:有沒有資源提供給這個地區支持當地商業、支持在這裡就學的孩子和家庭?」

維多莉亞.黃指出國際村在選區重畫過程中被分為四個不同選區的錯誤,導致居民需要當地政府服務或協助時,不知該找誰幫忙。

她還回憶當年讀高中時需要搭20分鐘的公車才能到學校,而其實另一所高中離她的住家才5分鐘車程,而且這所高中還提供一個她非常想參加的磁力課程(magnet program),可惜它屬於另一個學區。

不同於帕拉西歐斯的社區沒有人行道是政治忽視的證據,Women Watch Afrika創辦人暨執行長基蘭寇(Glory Kilanko)回憶,她的社區是被一條橋分裂。

基蘭寇表示,她的組織與來自23個不同國家的非裔人士互動,他們大部分都是在雞肉加工廠工作的勞工,但在新冠疫情爆發時,他們是第一個被解雇的人。和其他與會嘉賓一樣,基蘭寇強調增加語言服務的重要性,她說:「在我們社區使用的語言中,沒有可以解釋選區重畫的詞彙。」

最重要的是,基蘭寇提倡採取行動,採取她宣導民眾參與人口普查時相同的方法來要求民眾參與選區重畫過程。「如果我們不站出來參與人口普查統計,我們就會稱為『難以統計』的人口。相反地,我們應該讓自己被視為『難以忽略』的人口。」

Khalil Abdullah is Contributing Editor for Ethnic Media Services. He joined New America Media as its first Director in the Washington D.C. office. He has also served as the Lead Facilitator and Editor of the Beat Within, Washington D.C. edition, and Managing Editor of the Washington Afro-American Newspaper.

Media Briefings

Random F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