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州農村地區推廣疫苗

by | Sep 13, 2021 | Chinese Translations, Covid-19 Chinese

Clockwise from top left: Melody Cannon-Cutts, Public Health Program Manager, Del Norte County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Terry Supahan, Executive Director, Del Norte & Tribal Lands True North Organizing Network; Miguel Pelayo-Zepeda, Del Norte-based community outreach organizer; Thayallen Gensaw, Del Norte high school student; Daphne Corstese-Lambert, Director of Del Norte Mission Possible, Del Norte Senior Center; Khou Vue, teacher and Hmong Cultural Center Board member

德諾特縣反映出在通訊基礎設施有限的偏遠農村地區推廣疫苗的困難。

Jenny Manrique報導/Ethnic Media Services

這個位於加州西北⻆太平洋沿岸、藏身在雄偉紅木森林中的地區,現在是新冠感染率飆升的的重災區:德諾特縣。

Delta變種病毒的快速傳播促使維權人士為這個只有有限通訊基礎設施、一家醫院、低接種率的偏遠農村地區,發展出新的疫苗推廣策略。

在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主辦、塞拉衛生基金會中心(Center of the Sierra Health Foundation)協辦的說明會上,德諾特縣公共衛生計畫經理坎農柯茲(Melody Cannon-Cutts)說:「沒多久前,德諾特縣的住院人數還很少,而且截至2021年4月,我們只有5個死亡病例,儘管任何死亡都是很嚴重的事。」

她補充:「從加州6月全面重開以來到7月4日國慶日後,我們的單日確診病例從23例增加為90例,現在激增到341例。很不幸,我們上周失去了10名居民。」

德諾特縣人口約2萬8000人,17%的居民是墨西哥西語裔,縣內唯一的城市是克利森市(Crescent City),還有三個縣轄區史密斯河(Smith River)、加斯喀(Gasquet)和克拉馬斯(Klamath)。全縣只有一家只有60張病床的沙特海岸醫院(Sutter Coast),其中11張是加護病床,現在已全滿。

坎農柯茲說:「我們從2020年12月開始提供疫苗給醫護人員和第一線勞工接種,2021年4月擴大給年長者接種,每個疫苗接種診所可拿到400劑疫苗。儘管做出了這些努力,我們目前的完全接種率只有43.6%,和加州平均66%相比低很多。」

面對居民的猶豫、對政府的不信任、錯誤訊息,社區組織正在加倍努力破除關於疫苗的謠言。

佩拉尤澤佩達(Miguel Pelayo-Zepeda)是負責向在史密斯河農田採百合球莖或在奶牛牧場工作的農民進行宣導的社區組織者,他說:「人們接種疫苗的理由已經改變,因為他們注意到社區有愈來愈多人死於新冠肺炎。」

由於習慣在像女孩成年禮(quinceañeras)或街會這類社交活動中聚會的西語裔居民深受疫情隔離的影響,因此,佩拉尤的宣傳策略是,即使聽到「接種疫苗會讓我有如感染病毒」這類的話,他不會予以批評,只會繼續與這些人培養社交關係。

一個午餐時間的流動疫苗門診在亞歷山大奶牛牧場(Alexandre Dairy Farm)獲得了成功的經驗,雙語護士和翻譯人員協助農民克服了恐懼。還有一個每周四上午10時到下午6時在史密斯河La Jolla熟食店提供服務的快閃疫苗門診,他們不需要民眾出示身份證件,佩拉尤還贈送每位接種疫苗的人免費墨西哥捲餅。

佩拉尤說:「我們嘗試透過提供資源給社區建立起一個網路,例如提供英語學習課程和移民諮詢。」

原住民社區的疫苗接種率很高,但懷疑仍然存在,主要是因為對政府的不信任。本身是卡魯克部落(Karuk)原住民的「德諾特與正北部落土地組織網路」(Del Norte & Tribal Lands True North Organizing Network)執行總監蘇帕漢(Terry Supahan)說:「民眾不願意也害怕和任何層級的政府打交道,無論是地方還是聯邦支持的疫苗接種門診。」

蘇帕漢說:「我們不斷嘗試宣導,並告訴民眾哪些行為會造成危險。我們不得不取消部落許多宗教典禮和精神活動,因為我們不希望讓我們所愛或關心的人受到傷害。」

蘇帕漢表示,從疫情一開始,他們的社區就遵守規定保持社交距離和佩戴口罩,並聽從流行病學家和科學家的建議。他及時向長者和大家庭傳達了這個訊息:成年人必須更努力保護好兒童,因為他們還沒有疫苗可打。

無家可歸者

德諾特老人中心(Del Norte Senior Center)「不可能的任務」計畫(Mission Possible)服務農村裡的無家可歸人口,創辦人暨主任柯斯蒂斯蘭伯特(Daphne Corstese-Lambert)表示,無家可歸者有不同的疾病,包括發育、生理或心理疾病,使他們在疫情期間更難獲得社會服務。

柯斯蒂斯蘭伯特說:「我嘗試協助他們填寫文件,但他們不識字。當我們提供他們書面資料時,他們都看不懂,那些看得懂的人很多時候都是非常不信任政府單位的人,因為疫情期間一切都被關閉了。」

根據柯斯蒂斯蘭伯特的資料,德諾特縣約有700名無家可歸者,六成是年長者,其中許多是退伍軍人,他們的個人資料都已在加州野火中被燒毀。

柯斯蒂斯蘭伯特說:「『不可能的任務』在疫情期間能做的只有以關係為基礎的個案管理,把每個人視為個體,傾聽他們的需要,再把他們和真正想幫助和推廣疫苗的單位聯繫起來。」

出生在泰國難民營的苗族文化中心(Hmong Cultural Center)委員寇優(Khou Vue)是一名小學教師,他表示,儘管他的社區對政府也非常不信任,但他們非常重視這場疫情。

寇優說:「我們取消了各種精神和宗教儀式、葬禮、婚禮,我們有14場婚禮還未舉行,但我們必須做出犧牲,因為我們知道新冠肺炎是真的。」

寇優有9名家人在今年頭兩個月內相繼去世,這正是他為何負起傳播疫苗訊息的責任。他透過部落領袖和他所謂的「電話樹」(tree telephone)提供訊息。

他說:「一開始,我們接通電話為有健康問題的長者購買食物和必需品。我們有許多長者都不會說英語,也不識字,連苗語也看不懂。因此,我們最主要的通訊方式就是打電話或親自上門。」

為了破除所有關於疫苗的迷思,他們還播放有關中國和印度等重災區的疫情影片。

16歲的尤洛克部落(Yurok)少年詹索(Thayallen Gensaw)是德諾特高中(Del Norte High School)學生,他最近根據從小受到的教育接種了疫苗。他說:「在我們的部落,我們總是先為他人著想。土地比我們自己重要,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其他人和我們的土地。」

儘管他身體健康,而且不擔心感染病毒,但他想到他有健康問題的父親。

詹索說:「很不幸,有許多我這個年紀的人只知道關心自己,他們沒有意識到接種疫苗的重要性,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是無敵的。他們不知道這會對老年人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如果他們真的關心自己的祖父母、父母、叔叔、阿姨、弟妹,就不會這樣。」

Archive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