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_img
HomeChinese TranslationsCovid-19 Chinese疫情影響: 青少年自殺率與憂鬱症罹患率飆增 少有資源可協助

疫情影響: 青少年自殺率與憂鬱症罹患率飆增 少有資源可協助

新冠疫情期間青少年的自殺率和憂鬱症罹患率與新冠病毒造成的死亡一樣令人震驚,尤其是在少數族裔社區之中,但是卻少有精神健康資源可以解決這場看不見的疫情。

自殺是15歲到24歲的亞裔孩子最主要的死亡原因,5歲到12歲非裔兒童的自殺率是同年齡白人兒童的兩倍。在疫情期間,42%的多元性別族群(LGBTQ)青少年認真想過自殺,包括一半以上的跨性別者(transgender)和非二元性別者(non-binary)。

From left to right: Michelle Doty Cabrera, Executive Director, County Behavioral Health Directors Association. Lori Turk-Bicakci, Ph.D., Senior Program Director for KidsData, an initiative of the Population Research Bureau. LaTonya Wood, Ph.D., Director of Clinical Training – Psy.D. Program,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 and Psychology at Pepperdine University. Ulash Thakore-Dunlap, MS,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ist and past board member, My Sahana. Gabii LeGate, Director of Operations, Blossoming Minds.

甚至年僅8歲的兒童也曾企圖自殺。

美國公衛署長莫西(Vivek Murthy)12月7日公布一份諮詢報告,強調解決青少年心理健康危機的需要。初步統計,美國2020年有6600名青少年死於自殺,比十年前大增57%,40% 10歲到24歲的孩子表達了悲傷和絕望之情。

公衛署長指出,殘障、低收入、無家可歸、少數族裔和多元性別族群的青少年罹患憂鬱症的機率更高。

人口資源局(Population Resource Bureau)計畫「KidsData」的資深計畫主任特克柏查克沙(Lori Turk-Bicakci),12月11日在一場由塞拉健康基金會(Sierra Health Foundation)和加州公共衛生廳(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舉辦的媒體簡報會上指出,從2020年5月開始,因企圖自殺被送往急診室的少女增加了51%,少男增加了40%。

特克柏查克沙說:「感覺上這真的是一場危機。」她指出,即使在疫情發生前,也並非所有青少年都能獲得他們需要的精神健康服務。「現在,這項需求比以往更高,精神健康服務提供者已被轉診人數淹沒。」

一般來說,病人現在需要等待三個月才有辦法加入治療計畫。

參與討論的嘉賓還包括:縣行為醫療主任協會(County Behavioral Health Directors Association)執行董事卡布雷拉(Michelle Doty Cabrera)、佩柏戴恩大學(Pepperdine University)心理系臨床訓練主任伍德(LaTonya Wood)、「MySahana」婚姻與家庭治療師塔克鄧拉普(Ulash Thakore-Dunlap)、「Blossoming Minds」營運總監雷加特(Gabii LeGate)。

伍德說:「非裔青少年除了要面對失去摯愛親友的悲傷,也對自己的健康和福祉感到恐懼和焦慮。」她還指出,家庭失去收入、三餐不濟、學校關閉、2020年夏季的種族動亂,所有這些因素都加劇了非裔青少年的焦慮、憂鬱和自殺念頭。此外,像教堂、學校和同儕這些傳統安全網,在疫情期間大部分都消失了。

伍德指出,很少有符合文化的精神健康資源:以非裔自居的精神健康從業者不到4%的。

塔克鄧拉普表示,疫情期間針對亞裔的種族歧視攻擊激增,前總統川普也散播新冠病毒是亞裔帶來的言論,這些都是造成亞裔青少年高度焦慮和憂鬱的原因。她指出,許多亞裔青少年親眼目睹他們的父母和祖父母遭受他人以言語和肢體攻擊,讓他們也擔心自己的安危。

塔克鄧拉普表示,許多青少年可能想要獲得精神健康服務,但他們必須說服父母,因為父母可能不了解輔導和精神健康對子女福祉的重要性。她指出,亞裔使用精神健康服務的比例是各族裔中最低的。

她還指出,在新環境中體驗到文化衝突的移民青少年也有很高的企圖自殺風險。

塔克鄧拉普呼籲,提供低收入家庭學生更多就讀碩士課程的機會,並放寬學生入讀同行認證課程的管道。

雷加特提出崔佛計畫(Trevor Project)公布的數據表示,2020年,73%的多元性別族群青少年表示,他們的心理健康狀況不佳。她說:「我們當中大部分的人都在憂鬱、焦慮或無助感中掙扎,面對我們一無所知的事。」

近半數接受崔佛計畫訪問的青少年表示,他們嘗試尋求專業協助,但未能獲得。

雷加特表示,醫療保險可能是無法獲得精神健康服務的一項障礙,因為大部分18歲以下的兒童使用的都是父母名下的保險。她說:「不是所有人都願意告訴家人,他們需要治療或精神健康服務。」

卡布雷拉表示,在疫情期間,兒童和青少年多半待在家中,但家庭也可能產生忽視或暴力。她說:「在疫情期間,沒有記者可以協助兒童和青少年獲得他們需要的服務,除非他們想辦法聯繫到我們,否則我們不會知道他們遇到麻煩。」

卡布雷拉說:「另一方面,兒童和青少年到學校上學也可能遭受社會壓力或其他形式的霸凌,可能被成年人不公平對待、歧視、霸凌,這些也都可能造成危機。」

卡布雷拉說:「行為健康狀況,就像骨折或其他健康問題一樣正常。因此,我要呼籲所有人支持年輕人,傾聽他們的需求。」

Media Briefings

Random F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