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斯邱縣對抗反亞裔暴力新前線

by | Jul 21, 2021 | Chinese Translations

7月17日在懷利卡進行抗議活動的苗族民眾

撰文:SANDY CLOSE/Ethnic Media Services
攝影:Manuel Ortiz
附加報導:Sunita Sohrabji

【加州懷利卡訊】

超過600名來自加州各地和遠從密爾瓦基與明尼亞波里斯的苗族人(Hmong),7月27日齊聚在懷利卡(Yreka)的西斯邱縣(Siskiyou County)法院,要求聯邦對6月28日一名育有三子的苗族父親遭執法人員開槍擊斃的事件進行調查。

加沙緬度市議員王麥(Mai Vang,音譯)7月17日在集會中表示,抗議行動讓這個坐落在沙斯達山(Mount Shasta)山腳下人口稀少的縣成為美國亞裔民眾對抗反亞裔暴力浪潮的新爆點。

在這起事件中,具有苗族、柬埔寨裔、寮裔和華裔血統的民眾是被攻擊的對象,這些族裔在西斯邱縣的人口逐年遞增,其中許多人以種植少量大麻為生,就像他們在寮國和柬埔寨的家人一樣。槍擊事件加劇了縣政府和大麻種植者之間的種族緊張情勢。儘管大麻在加州已合法化,但西斯邱縣仍禁止戶外種植大麻,農民最多只能在室內種植12盆大麻。

槍擊案死者是35歲的哈吉(Soobleej Kaub Hawj),據稱在「岩漿山火」(Lava Fire)爆發頭幾個小時當局發布強制撤離令後,他在靠近維德(Weed)A12號公路一個檢查站調頭反方向駕駛,他的妻子和三名子女乘坐另一輛車跟在他後面。

執法官員表示,他因為試圖將卡車調頭開回撤離區,遭警員截停,被發現手中正握著一把半自動手槍。

社區維權人士提出異議,稱當時天色太暗,根本無法看清車內情況。一張由目擊者拍下的照片顯示,卡車側面佈滿21個彈孔,兩側車窗都被子彈擊碎。維權人士還指出,從目擊者的錄影中可以聽到至少40到60發子彈射擊的聲音。

西斯邱縣警方並未對此事發表正式聲明,但在其臉書上做出了回應。「警員開槍致死案是一項複雜的調查,需要時間進行徹底調查。由於調查還在進行中,有關此案的某些細節尚未公開。不過,一旦調查完成,會將完整的調查報告公諸於世。」

從7月9日開始進行絕食抗議,要求為哈吉討回公道的當地33歲維權人士熊澤格(Zurg Xiong,音譯),7月17日也在集會中發言。熊澤格在一封致西斯邱縣警察局長拉魯(Jeremiah LaRue)和縣議會的信中重申他的要求:公開所有錄影片段、對槍擊事件進行正式調查、停止歧視苗族社區,包括取消針對苗族農民的限水令。

熊澤格在守夜親屬的圍繞下告訴抗議者,他願意為正義而死。

許多年長抗議者,包括身著軍服的越戰退伍軍人,對苗族農民被縣府稱為「苗族獨占利益者」(Hmong cartel),表示深感遭到背叛。

沙加緬度醫師龐立堯(Lee Yao Pang,音譯)問道:「為什麼討厭苗人?」他和許多抗議者一樣,指出哈吉的卡車被射成像蜂窩。

「我們在寮國的秘密戰爭中為美軍服務,我們拯救美國飛行員,我們為了支持美國犠牲了超過3萬5000條人命,現在卻被指控我們在這裡發起秘密毒品戰爭。」

布特縣(Butte County)地方檢察長辦公室前調查長森德雷(Ed Szendrey)問道:「獨占利益者會做什麼事?會像這樣要求對話與和平抗議嗎?」從溪口(Chico)前來的森德雷自1990年代就開始幫助參加過秘密戰爭的退伍軍人。他表示,西斯邱縣的節水法令太過嚴格,會讓苗族農民因無法生活下去被迫離開。

「好像他們每一滴水都用來種植大麻似的。人們需要水做飯、洗澡、生活,逼到老夫婦現在必須到溪邊去打水。」

在哈吉身亡的前24天,六名亞裔民眾提出一項訴訟,要求當局發出臨時禁制令,禁止縣警局在苗族聚居的沙斯達維斯塔山(Mount Shasta Vista)地區監視送水卡車。原告表示,他們的用水權因一項為了減少大麻種植、考慮不周的計畫受到侵犯。訴訟內容請見:https://ecf.caed.uscourts.gov/doc1/033112450266。

被告對訴訟的回應是:他們在該地區查獲數千磅非法種植的大麻,價值5900萬美元到1億7900萬美元。https://ecf.caed.uscourts.gov/doc1/033112458714。

縣法令還禁止運水車載超過100加侖的水,維權人士稱,這項法令導致所有開卡車運水的苗人被種族貌相(racial profiling)。森德雷指出:「人們不但失去用水,還失去他們的卡車。苜蓿和小麥種植者可以無限用水,不會因為用水被截停或被質疑。」

森德雷還說:「限水令只在特定道路上實施,這些道路大部分都是苗族社區。儘管沒有明說,此舉已製造出種族主義問題,這裡有一個強大的社群團體想把苗人趕出去。」

森德雷和其他苗族社區支持者呼籲司法部調查哈吉槍擊事件。

20多歲的李瑪麗(Mary Ly,音譯)去年從丹佛搬到西斯邱縣來照顧母親。她說,自從限水令通過後,她感覺外界對自己和看起來像苗人的居民的敵意不斷升高。

李瑪麗說:「法令通過後,經常有車輛跟蹤我回家,還對我比中指。還好我是年輕亞裔,要是發生在我母親身上怎麼辦?我不敢讓我母親自己去雜貨店。」在零售店工作的李瑪麗表示,她看過店員對苗族長者有多麼不尊重。她說:「我以前從未受過這樣的種族歧視。」

在「相愛、互助」的口號聲中,演講者和遊行者強調,除了為不明原因的死亡尋求正義,他們另一個目的是尋求與當局對話。

抗議活動發起者之一曹彼得(Peter Thao,音譯)說:「我們希望向警方展示我們的力量和聲音,我們希望確保調查會繼續下去,並公布警員隨身攝影機影片。我們有機會可以相互了解、展開對話,如果執法單位有需要了解我們的文化,我們樂於分享。」

道約翰(John Thoa,音譯)和妻子在佛萊斯諾(Fresno)經營一個服務老年人的非牟利機構,他們之所驅車北上懷利卡,是因為「這是一個所有亞裔團體需要共同進行的對話,以表達我們對此地發生的事的憂慮。」

在密爾瓦基長大的溪口州大(Chico State University)學生熊諾亞(Nhoua Xiong,音譯)表示,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名言「任何地方的不公不義,都威脅著所有地方的公平正義」讓她深受啟發,因此決定加入抗議行列。

「我們有18個氏族,但我們已經將部落問題擺在一旁。在美國生活僅50年的我們,還在學習成為美國人的意義 ー 擁有異議的權利。」

然而,苗人對他們每日經歷的殘酷生活感到絕望,沖淡了這種樂觀態度和要求對話的情緒。熊澤格在信中還要求縣警局和縣議會立即將哈吉的狗Silk歸還給其家屬。在事件中也遭到槍擊的Silk,當晚被執法人員帶走,並稱會安排領養事宜。

Archive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