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疫苗接種率落後程度最嚴重 肯恩縣的例子是加州趨勢的代表

by | Nov 15, 2021 | Chinese Translations, Covid-19 Chinese

From left to right: Edward Flores, Associate Professor of Sociolog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Merced; Naindeep Singh,Executive Director, Jakara Movement; Sarait Martinez, Executive Director, Centro Binacional; Margarita Ramirez, Community Worker, Centro Binacional Mixtec; Juana Montoya, Community Organizer, Lideres Campesinas

SUNITA SOHRABJI報導/Ethnic Media Services

受到缺乏固定住所、糧食、有限的接種地點、從他人和社群媒體獲得大量不實訊息的影響,肯恩縣Kern County農民的新冠疫苗接種率是加州最低的群體之一。

根據10月26日covidactnow.org網站上公布的美國衛生與福利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美國疾病防治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和官方的州與縣數據,肯恩縣目前已至少接種一劑疫苗的居民只有50.7%,而加州已至少接種一劑疫苗的居民超過74%,美國已至少接種一劑疫苗的居民有三分之二。

肯恩縣每日的新增病例將近38例,被視為非常高風險,住院病人和死亡人數在9月大量增加後,本月已稍微減少。

加州包括食品加工業在內的農業勞工新冠肺炎相關死亡率為全美第二高,僅次於倉庫勞工。加州農業勞動力主要由新移民組成,他們的平均年薪只有1萬4000元。

麥塞德加大(UC Merced)社會學副教授暨勞工與社區中心(Center on Labor and Community)共同主任佛羅雷斯(Edward Flores)說:「中谷在2020年是新冠肺炎重災區,農民的疫情相關死亡率比其他行業勞工要高得多。全美農民的疫苗接種率現在仍是最低。」

佛羅雷斯10月20日在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主辦、塞拉健康基金會中心(Center at the Sierra Health Foundation)共同贊助的新聞簡報會上表示,缺乏固定住所和糧食與低疫苗接種率有關聯。他說:「農民疫苗接種率低,其實是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他強調,這個地區的公共衛生重點必須放在擴大安全網上。

佛羅雷斯說,有充足糧食的家庭疫苗接種率平均為88%,糧食經常不足的家庭疫苗接種率平均只有56%。

同樣地,沒有健康保險的家庭疫苗接種率只有39%。根據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家庭脈搏調查(Household Pulse Survey)的初步數據,面臨一、兩月內會被逼遷的人們,接種率約只有35%。

其他與會嘉賓還包括:加州最大女性農民協會「Lideres Campesinas」的社區組織者蒙多亞Juana Montoya)、中谷原住民農民維權組織「Centro Binacional」執行董事馬汀尼茲Sarait Martinez)和米斯特克族(Mixtec)社工拉米雷茲(Margarita Ramirez)、代表錫克人的「Jakara Movement」執行董事,也是佛萊斯諾(Fresno)學區委員的辛格(Deep Singh)。

蒙多亞是農民之女,她在高中第一年就輟學幫助父母從事農作。她和丈夫在一個寒冷的倉庫裡度過整個疫情,包裝準備運往澳洲的葡萄。他們通常上午4時30分就床,準備子女上學或前往褓姆家,再搭一部廂型車到工廠工作。他們經常在周六和周日加班。「我們會上教堂,然後去購買一周所需的用品,這樣我們周間才不必外出。」

蒙多亞說:「我一直很害怕和他人共乘一部車到工作地點,因為不知道車上是否有人感染新冠病毒。」

女性農民從她們的社區和社群媒體得到大量不實訊息。蒙多亞說:「我們必須告訴她們,沒有人用晶片在追蹤她們,沒有負面影響,妳們也不會失去生育能力。」

蒙多亞補充,移民身份也是許多人不接種疫苗的原因,因為許多農民是無證移民,害怕必須向政府提供個人資料。其他原因還包括缺乏網路、可靠的交通工具、語言問題等。

她建議在農民工作和聚集的社區設立疫苗接種站。她說:「我們工作時真的沒有時間去搜尋哪裡有疫苗可打。」

拉米雷茲是六個孩子的母親,能說流利的米斯特克語和西班牙語。她表示,在疫情期間,許多農民的工作時數被大大刪減,生病也不能請假。由於許多農民不會說西班牙語,只會說米斯特克語,讓他們難以獲得縣政府和州政府的服務。

拉米雷茲是來自墨西哥瓦哈卡州Oaxaca)的查波特克(Zapotec)原住民,她提到她的組織最近公布了一份關於原住民農民實際生活狀況的報告,這是多個社區組織合作完成的報告。(http://covid19farmworkerstudy.org/survey/wp-content/uploads/2021/10/COFS_Experts-in-Their-Fields_10.18.21_Final.pdf

拉米雷茲說:「農民非常尊重當地人對土地的了解,我們在農業和糧食生產方面確實是專家,因為它根植於世代相傳的永續農業耕作方式,這是加州數十億美元農業經濟背後真正的勞動力。」她補充,西班牙語對許多原住民農民來說是第二語言,但絕大部分的原住民只會說自己的原住民語言,因此難以獲得值得信任的資訊。

馬汀尼茲表示,和其他許多農民社區一樣,原住民社區也因為工時減少失去收入,導致薪水原本就低的勞工無法維持生計。

「儘管政府有提供資源,但我們的社區真的難以去搜尋,也沒有所有的條件去搜尋和完成整個過程,因為當局沒有以我們的語言和文化提供服務給我們的社區。」

馬汀尼茲指出,社區因對無力支付像糧食、托兒和房租等基本需求,以及工作無法請假感到焦慮和壓力。

辛格表示,肯恩縣的旁遮普族Punjabi)社區歷史可追溯到100多年前,年輕一代的旁遮普人沒有興趣當農民,從事耕作的大部分是年長者或新移民。

辛格表示,許多無證的旁遮普人也在不同的食品加工廠工作,許多工廠都強制要求勞工接種疫苗,但有一些工廠採取不同的立場,並未提供疫苗。

辛格說,要接種疫苗通常需要向雇主請假,但對食品加工廠勞工來說並不可行。

辛格說:「我認為,如果我們真的想改變現況來確保社區的健康和福祉,最終所有雇主都必須強制員工接種疫苗,同時以適用的語言進行教育和宣導。」

Archive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