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_img
HomeChinese Translations阿拉巴馬州宗教草根團體「普通人社團」關注選區重畫 執行董事拉索:人們懂的

阿拉巴馬州宗教草根團體「普通人社團」關注選區重畫 執行董事拉索:人們懂的

簡稱T.O.P.S.的「普通人社團」(Ordinary People Society)支持有住房、社會服務和諮詢需要的家庭和個人,尤其是前受刑人,他們在阿拉巴馬州以基督教信仰為中心的草根組織世界中開闢出一個強大的空間。

T.O.P.S.在佛羅里達州、喬治亞州、密西西比州及其他地區都有分會,他們還透過一個以社區為基礎的組織聯盟「阿拉巴馬前鋒」(Alabama Forward)和其他機構來教育居民,讓居民了解可能限制或改善其日常生活的政治現實。

曾成功提高選民註冊率和推動加強2020年人口普查參與率的T.O.P.S.,投入時間和資源鼓勵居民向阿拉巴馬州立法會的選區重畫委員會提出證言。

在每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結束後,各州的聯邦國會席次會根據其人口變化而增加、保持不變或減少。在這個重新分配的過程中,阿拉巴馬州保住了現有的14個國會席次。

儘管國會席次不變,阿拉巴馬州仍需要重畫選區,重畫選區後的界線將決定一個社區是否能保持完整、是否能提供居民機會選出代表社區利益的官員。和大部分的州一樣,阿拉巴馬州重畫選區地圖的責任是由州立法會任命的選區重畫委員會肩負,但這個委員會和立法會一樣,成員大部分都是共和黨人,而共和黨一向抵制賦予弱勢社區投票權和代表權。

Rodreshia Russaw, T.O.P.S. executive director

T.O.P.S.執行董事拉索(Rodreshia Russaw)承認,重畫選區對許多社區居民來說是一個抽象的概念,但這只是一開始的現象。她解釋:「我們實施了一項策略,情況已逐漸改善。我們徵求了值得信賴的訊息傳播者的協助,特別是教會長老、其他神職人員和信仰領袖,來宣傳參與選區重畫的重要性。我們已經看到人們從缺乏認知變成『我懂了』。」

T.O.P.S.還透過它擁有的廣播電台WKCG 99.1 FM來擴大它的影響力和訊息傳播,這個電台是他們為受刑人、前受刑人及其家屬探索修復性司法議題時一項寶貴的工具。

例如,T.O.P.S. 2017年透過一樁成功的訴訟發起一場運動,為受刑人爭取到投票權。不過,在人口普查中,阿拉巴馬州受刑人被統計為監獄地區人口,而非其居住地人口,這個作法被稱為以監獄為基礎的「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社區潛在居民被分配到其他選區,透過人口數字的增加,在以人口普查數據為基礎計算的聯邦資助計畫中獲得人均財政資源。

拉索也極力反對州長艾維(Kay Ivey)把聯邦分配給阿拉巴馬州的4億美元疫情紓困金作為興建預算13億美元的新監獄之用。阿拉巴馬州最近剛簽署通過這些計畫,但由於美國司法部對阿拉巴馬州監獄的暴力和不人道狀況提出訴訟,拉索表示,預算之爭還未結束。

「我們十分關注私人監獄。我們讓銀行放棄了州長艾維資助新監獄的計畫,大部分主要的資助者也都退出了。阿拉巴馬學生反監獄組織(Alabama Students Against Prisons)、阿拉巴馬司法計畫(Alabama Justice Initiative)、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等都加入了這場鬥爭,每個人都反對州長的計畫,包括受刑人。而且,即使立法會投票通過艾維的資金計畫,我們希望美國司法部能運用權力禁止這筆錢被用來興建監獄。」

拉索還看到重畫選區、學區和監禁率之間的直接關聯。她說:「我們希望切斷從學校通往監獄的管道。」她指出一項重大的勝利,那就是撤銷了T.O.P.S.總部所在地多森(Dothan)和休士頓縣(Houston County)周邊地區的零容忍政策。

「它甚至不是三振才出局的政策,只要犯一次錯就完了,學生會被轉往替代學校或被退學。」數據顯示,學校的零容忍政策通常實施得不平衡,導致大量非裔學生被退學。

拉索強調:「最重要的是,不要一次犯規就把學生定為罪犯、給予嚴厲懲罰,這是不對的,在某些情況下,這個作法也違反了身心殘障權利。」

「我們還發現,教育工作者和家長之間存在很大的鴻溝。許多家長表示,他們對教育系統感到失望,就像他們對刑事司法系統感到失望一樣。例如,打屁股這類體罰在阿拉巴馬州的學校仍然是合法的。我們希望終結阿拉巴馬州和南方學校仍存在的體罰。」

拉索認為,家長應該關心學生在哪裡上學,這個問題照理應該激起他們積極參與公平的選區重畫計畫。她說:「我們知道,並非所有學校獲得的資源都是公平的,但我們希望所有家長都能提供子女最好的學習機會。學區界線如何畫、為什麼這麼畫,是選區重畫決定的重要議題之一。實現學校資源的公平性只是繼續推動這項運動的另一個理由。」

Media Briefings

Random F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