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不能擺脫「洗手、沖淨、重複」的抗議惡性循環?

by | Jun 11, 2020 | Covid-19 Chinese

John Yang (top left), 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 – AAJC; Professor Jody Armour (top right),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Thomas Saenz (bottom left), Mexican American Legal Defense and Educational Fund; Dr. Tung Nguyen (bottom righ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除了年份,什麼都沒有改變」

Ethnic Media Services特約編輯SUNITA SOHRABJI報導

【舊金山訊】
在美國將集體時代精神轉向警察對非裔的暴行上後,占據2020年各大新聞媒體主要位置的新型冠狀肺炎(COVID 19)報導本周拱手讓位。

明尼蘇達州居民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前警察沙文(Derek Chauvin)壓頸近九分鐘,即便他哀求「我無法呼吸」,也挽救不了自己的性命,這場悲劇造成全美各地發生動亂。沙文目前被控二級謀殺和過失殺人,其他三名警員邵都(Tou Thao)、昆恩(Alexander Kueng)和萊恩(Thomas Lane)也被指控為佛洛伊德之死的幫兇遭到收押。

南加大法學院教授亞默(Jody Armour)在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6月5日舉辦的會議上說:「黑人的命不重要,這是底線,黑人的命從美國開國以來從來沒有重要過。」

亞默表示,解決美國非裔公民權的問題始終處於「洗手、沖淨、重複」的惡性循環中。

亞默的第一本著作《黑人恐懼症與合理的種族主義:身為美國黑人的隱藏代價》(Negrophobia & Reasonable Racism: The Hidden Costs of Being Black in America)1997年由紐約大學出版社出版。他說:「事實上,這本書談的每一個問題到今天我們還在談。」

亞默說:「什麼都沒有改變,除了年份。」他補充,每一次發生警察暴力,都會看到召開委員會、舉行聽證會、人們宣洩挫折感,以及當局採取干預措施,例如要求警察使用隨身攝影機和低調進行反偏見培訓。

亞默說:「我們看到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市警方採取了所有干預措施,他們是美國最早開始採取這些措施的城市之一,但是並沒有解決問題。我認為,我們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沒有技術性的解決方式。」

亞默和其他三位與會嘉賓呼籲各城市刪減他們的警務預算,將這些錢用在社會服務上,減少非裔與警察發生衝突的頻率,解決結構性的種族與族裔不平等現象。他建議各城市將警力集中在對付嚴重程度較高的犯罪上,而不是像紐約市200名警員每天主要在抓地鐵逃票者。

舊金山加大內科醫師阮清東(Tung Nguyen)將種族主義形容為一種醫療上的決定因素,同時也是一種疾病。阮清東說:「警察暴力是疾病帶原者。」

阮清東補充:「長期暴露在種族主義中,會使人體為了釋放壓力、荷爾蒙和神經傳導物質產生不良變化。我們還知道,嚴重的種族主義中可能致死,如同佛洛伊德、泰勒(Breona Taylor)和亞伯里(Ahmaud Arbery)的例子。」

身為醫療差異專家,阮清東指出,每2000名非裔就有一人死於新冠肺炎,他們的死亡率是白人的二到三倍。

阮清東說:「疫情使我們各項難以運作的醫療、經濟、法律和政治等系統被拉扯到極限,甚至被破壞,我們不能再假裝它們很好,除了我們當中享有特權的人之外,這些系統從來都稱不上好。」

阮清東指出,政府缺乏少數族裔社區數據的問題必須予以糾正,但他補充:「我不是一個只會要求更多數據的典型學術研究者。在我任職的大學裡,從清潔工到終身教授,幾乎每個人都有與警察對立的故事,對我來說,這就是數據。」

阮清東做結論時重申:「每1000名非裔當中,會有一名遭到警察槍擊,我們不需要更多這種數據。」

美國墨裔法律辯護與教育基金會(Mexican American Legal Defense and Education Fund)會長塞恩斯(Thomas A. Saenz)希望,佛洛伊德之死在全美掀起的民憤能產生一些實際的干預措施。

塞恩斯說:「諷刺的是,我們今天是在或許是史上種族主義和排他性最嚴重的總統任內經歷這些危機。」

塞恩斯警告,如果我們不能將歧視性差異直接歸因於蓄意和公開的種族歧視,那麼,這些差異就會在接受它的美國基本文化裡延續和茁壯。

隨著美國開始復甦,塞恩斯預測,少數族裔會是最後重新獲得工作的族群。

民權人士指出,大部分的無證居民都有個人的納稅識別號碼,卻沒有收到1200美元紓困金。教育部長狄弗斯(Betsy DeVos)甚至稱,移民學生不符合領取緊急財務援助金的資格。

塞恩斯也警告,新冠疫情已影響到2020年的人口普查工作,可能造成非裔
、亞裔和西語裔居民被漏計。他說:「這將對未來十年造成長期影響,影響的不只是這些族裔的政治代表性,還包括提供給這些族裔的社會服務資源。」

亞美公義促進中心(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執行長楊重遠(John Yang)指出,長久以來,亞裔對非裔同時懷有隱藏和明顯的偏見。

楊重遠說:「亞裔並不總是支持非裔社區,這點必須改變。我認為,佛洛伊德事件讓我們對事情有了不同的看法。」

他還說:「與過去的事件相比,我看到亞裔社區這次的回應較團結。」

許多亞裔民權組織譴責前明尼蘇達州亞裔警員邵都對佛洛伊德見死不救。在影片中,可以看到邵都試圖驅散旁觀者。

楊重遠說:「我們意識到,我們的社區裡也存在著種族主義,這是必須解決的問題。」

他還說:「解決的方法之一是在我們的社區裡提出討論,必須讓我們意識到自己的偏見,並試著找出一條前進的道路。」

Archive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