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風暴下無安身之處 2800萬美國房客面臨被逼遷命運

by | Jul 23, 2020 | Covid-19 Chinese

Clockwise, from top left: Dr. Margot Kushel,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Vulnerable Populations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Nisha Vyas, senior attorney at the Western Center for Law and Poverty; Akash Kalia, owner of the Palms Inn in Santa Rosa, California; Emily Benfer, co-creator of The Eviction Lab COVID-19 Housing Policy Scorecard at Princeton University; and Delegate Kumar Barve, Maryland state House of Delegates. (all photos via twitter)

Ethnic Media Services特約編輯SUNITA SOHRABJI報導

【舊金山訊】
隨著各州逐漸取消暫停逼遷的相關法令,估計美國有約2800萬房客正面臨未來三個月內遭逼遷的命運。

為了控制病毒的傳播,美國大部分的州今年4月都採取了某種形式的隔離措施,限制大部分的勞工留在家中。根據勞工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公布的數據,此舉造成失業率激增至14.7%,全國多單位家庭住房委員會(National Multifamily Housing Council)的數據也顯示,超過三分之一的房客當月交不出房租。

因此,許多州制定了暫停逼遷令,禁止房東逼遷交不出房租的房客。威克森林大學法學院(Wake Forest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衛生司法診所(Health Justice Clinic)客座教授暨主任,同時也是普林斯頓大學「新冠肺炎住房政策計分卡與逼遷實驗室」(COVID-19 Housing Policy Scorecard with the Eviction Lab)共同創辦人班佛(Emily Benfer)表示,隨著暫停逼遷令將於8月20日到期,美國2000萬到2800萬房客正面臨被逼遷的危險。

由美國國會通過、提供房客120天逼遷救濟的「冠狀病毒援助紓困與經濟安全法案」(CARES Act),即將於7月25日到期。

班佛在7月17日由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舉辦的說明會中表示:「美國有約5000萬房客的家庭,因為新冠肺炎導致失業或收入損失。」

說明會請到的嘉賓還包括馬里蘭州眾議員巴維(Kumar Barve)、舊金山加大弱勢人口中心(Center for Vulnerable Populations)主任喀修(Margot Kushel)、西部法律與貧困中心(Western Center for Law and Poverty,簡稱WCLP)資深律師維亞斯(Nisha Vyas)和卡利亞(Akash Kalia),卡利亞2015年將父親位於聖他羅莎(Santa Rosa)的汽車旅館改建為收容所,提供給長期無家可歸和退伍軍人居住。

班佛表示,因新冠肺炎失業和死亡最嚴重的非裔和西語裔民眾,是無力支付房租風險最高的房客。

喀修表示,兒童在逼遷中受到的衝擊十分嚴重,她指出,突然失去住所會導致兒童的教育受干擾,並產生精神健康問題。

喀修預測,暫停逼遷令一旦解除,遊民人口可能激增20%到40%。她讚揚各州與聯邦針對無家可歸者提供的援助,例如加州的「住家鑰匙計劃」(Project Homekey),這項計劃撥款6億美元購買飯店供無處容身的民眾居住。

不過,喀修說:「這項措施只能救急,無法解決無家可歸者增加的問題。」她補充,要永久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增加大量的可負擔住房,並擴大租房支援。

聯邦遊民委員會(U.S. Interagency Council on Homelessness)2018年公布的數據顯示,加州的遊民人口超過15萬人,佔全美遊民人口的22%,而加州人口中有45%的人租屋而住。

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7月1日宣布,將暫停逼遷令的有效期延長到9月30日。

現任馬里蘭州眾議會環境與交通委員會(Environment and Transportation Committee)主席的巴維表示,他已於7月7日去函馬里蘭州州長,要求他將馬里蘭州的暫停逼遷令延長到明年1月31日。他指出,馬里蘭州每年通常只有一小部分人會面臨逼遷的問題。

身為美國任職時間最長的印裔立法議員,巴維說:「如果面臨逼遷的人口突然增加10%到15%,那就會產生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面對的是全面性的社會破壞。」

維亞斯提出欠缺房客一方正當程序的問題。房客收到逼遷通知後,必須在五天內做出回應,逼遷訴訟通常進行得很快,75%以上的案件會在45天內獲得解決,勝訴的大部分是有能力聘請律師的房東,而絕大多數的房客則沒有能力聘請律師。

維亞斯說:「這個訴訟過程設計得非常有效率,可以為房東提供一致的結果,讓他們能夠驅逐房客,拿回物業。這個過程很少會考慮到房客面臨的結果。」

維亞斯還說:「逼遷在加州的可負擔住房危機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她指出,一些收入極低的家庭,他們90%的收入都用來交房租。

WCLP是加州AB 1436法案的共同起草人,這項法案將制定一個房客必須償還積欠房租的程序,讓房東透過民事訴訟,而非使用逼遷的方式,來追討房租。在房客收到逼遷通知後,這項法案還會限制對房客的信用紀錄留下不良影響。

維亞斯說:「我們把逼遷危機形容為海嘯,這個比喻是為了表達這個危機的嚴重程度。但是,這個危機不是自然災害,而是人為災害。為了防止危機的發生,我們必須推動有意義的政府干預。」

許多飯店業者因為新冠疫情生意一落千丈,卡利亞為他們提供了一條擺脫危機的前進道路。他指出,社區每年為每一個遊民付出的社會成本約8萬美元,但他提供住處給有需要的人,每年只需花約1萬3000美元,包含精神健康、藥物濫用和生理疾病的援助服務。

卡利亞說:「加州飯店業者如果能接受這種經營模式,就能挽救他們的生計。」他指出,飯店業者可以利用加州「住家鑰匙計劃」提供的資金,將他們的飯店改為收容無家可歸者的住房。

他說:「沒有人知道,飯店業會受疫情影響多久,這是飯店業者能夠維持營運、並提供社會福利給弱勢人口的一種方式。」

Archive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