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大企業因疫情獲利數十億 他們有縮小學生數位鴻溝的責任

by | Aug 7, 2020 | Covid-19 Chinese

Clockwise from top left: Pedro Noguera, Dean, USC Rossier School of Education; Shaun R. Harper,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USC Race and Equity Center; Eddie Valero, Supervisor for District 4, Tulare County Board of Supervisors; and Mary Helen Immordino-Yang, Associate Professor of Education, Psychology and Neuroscience at the Brain and Creativity Institute and USC’s Rossier School of Education.

Ethnic Media Services特約編輯SUNITA SOHRABJI報導

在美國各地學區為今年秋季新學年該以何種方式教學傷透腦筋之際,專家呼籲,因疫情獲利數十億的科技大企業應負起縮小學生數位鴻溝的責任。

多位學校平權議題專家7月31日在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舉辦的記者會中指出,沒有任何學區或社區有時間等待來自聯邦政府或州政府的領導方針或資金,來填補平等的鴻溝,他們必須自己從社區中尋找學生發展需要的資源。

與會專家指出,美國有超過1100萬名學生沒有電腦,許多地區仍依賴過時的數位用戶線路(DSL)上網,科技巨頭在這個問題上有他們應該盡的責任。

南加大羅瑟爾教育學院(Rossier School of Education at the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院長諾傑拉(Pedro Noguera)表示,電商亞馬遜創辦人兼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在疫情中賺進驚人的利潤,臉書、谷歌和蘋果也一樣。

諾傑拉說:「他們有道義責任去縮小人們的數位鴻溝,但是他們沒有任何行動,國會必須要求他們做出投資,讓人們有網路可用,這是現在這個歷史時刻,民眾應該享有的基本權利。」

亞馬遜7月30日宣布今年第二季度的營收報告,儘管疫情肆虐,亞馬遜的淨收入仍高達52億美元,是去年同期26億美元的兩倍,營業額也比去年同期增長40%,從634億美元大漲至889億美元。

蘋果第二季的營業額則將近580億美元,淨收入約1100萬美元。

南加大種族與平權中心(Race and Equity Center)執行董事哈潑(Shaun Harper)表示,在非裔佛洛依德(George Floyd)和泰勒(Breonna Taylor)相繼在執法人員暴力執法下喪命後,企業6月承諾捐出數十億美元,協助解決結構性種族歧視與不平等問題。

「許多做出捐款承諾的科技企業,其實並不知道該把錢花在哪裡。」哈澄說:「其實很簡單,只要對他們說:『亞馬遜,你們可以這樣使用資源,將有助解決一些學校教育的種族平等問題,尤其是學生主要是非裔和西語裔的學校』。」

哈潑指出,如何安全重開學校的決定,對少數族裔的影響較嚴重,但他們很少有機會參與討論。此外,也很少人關心學校是否為失去親人的學生成立悲傷和創傷中心,或是否提供個人防護裝備、病毒檢測、接觸追蹤等服務,給通常由少數族裔擔任的食品服務員工、清潔工和管理員。

哈潑還指出,亞裔學生因為與新冠病毒的關聯,在學校受到霸凌,但沒有任何學校計劃針這個問題提出解決辦法。

哈潑說:「美國總統一再稱新冠是『Kong flu』(功夫諧音)和『中國病毒』,只會讓亞裔學生深陷校園霸凌的危險之中。」

代表美國所有學區總監的學區總監協會(School Superintendents Association)常務理事多梅內克(Dan Domenech)表示,他們已請求國會撥出2000億美元資金,用來縮小學生的數位鴻溝,確保學生有電腦和良好的網路服務可使用。他指出,讓學生重回校園的學習成本每個孩子增加了490元。

共和黨參議員已提出一項援助學區的700億美元計劃,民主黨參議員甚至提議撥款1750億美元。多梅內克指出,如同聯邦法律規定每戶人家必須配備電話線路,現在也應該新增每戶人家必須配備高速網路的規定。

然而,多梅內克表示,通訊公司並不願意這麼做。他說:「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是由聯邦出資。」但是在學校開學之前不可能完成,因為參議院7月31日開始休會,眾議院則是取消8月休會期,直至紓困法案通過為止。

杜拉瑞縣(Tulare County)縣議員瓦雷若(Eddie Valero)談到,加州立法會提出了兩項要求通訊公司提供所有居民寬頻服務的法案。加州許多地區現在仍只有速度緩慢的DSL網路可用,與遠距教學最常使用的Zoom視訊科技並不相容。

瓦雷若說:「這些法案將可徹底改變教育現狀。」他還補充,這些法案將著重在基礎建設的發展,提供弱勢地區光纖寬頻服務。

瓦雷若說:「我們在現實中已經來到關鍵時刻,必須重新想像未來的學校應該是何模樣,不能再回頭或停滯不前。」

南加大羅瑟爾教育學院心理學與神經學教授楊瑪麗(Mary Helen Immordino-Yang,音譯)表示,防疫隔離使兒童的腦神經系統過度緊繃,孩子看到父母失業或面臨被房東驅逐的可能,會變得焦慮,但又沒有能力向其他人尋求協助度過難關。

楊瑪麗提議建立一個系統,結合今年暫時不會入讀大學的高中應屆畢業生。她說:「我們可以把這些年輕人組織起來,訓練他們成為所在地學童的家教、助教和教育活動家。」

楊瑪麗還表示,11年級和12年級的高中生也可以成為低年級學生的家教。她說:「他們不應該感覺『我在這裡孤獨等待世界重新開放』,而是了解,在這個可怕的時期,仍然有機構在建設他們的社區。」

Archive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