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_img
HomeChinese Translations一個我們從未見過的世界

一個我們從未見過的世界

Peter Schurmann、Jenny Manrique報導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世界正面臨自冷戰結束以來從未見過的核武衝突威脅。儘管這個威脅是由烏克蘭戰爭所加劇,但其前因可追溯回幾年前美國軍事態度的轉變。

這是多位專家在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最近舉行的一場簡報會上提出的共識。

無黨派「軍控協會」(Arms Control Association)執行董事,也是軍控協會月刊《今日軍控》(Arms Control Today)發行人兼撰稿人金博爾(Daryl Kimball)提出一個問題:「核武戰爭威脅的真實性有多高?」

根據金博爾的說法,俄羅斯總統普亭最近的言論凸顯了與烏克蘭持續衝突有關的嚴重危機。

普亭2月14日發表聲明警告,若有外國勢力干預烏克蘭情勢,將引發「在整個歷史上從未見過的後果」。金博爾指出,這項言論是這個前冷戰對手做出的明確核武威脅。

儘管有些人將普亭的發言解讀為是為了阻止美國和北約(NATO)直接提供援助給烏克蘭,但金博爾表示,俄羅斯和美國的軍事政策都為是否應該在非核國家佈署核武,留下了選擇的餘地。

這在現實中代表的意義為何?從莫斯科的角度來看,如果戰爭態勢明顯對俄羅斯不利,那麼,戰術性短程核武可能是俄羅斯用來重新占上風的一個選擇。而且,金博爾說:「一旦使用核武,就可能逼迫對方做出反應。」

不過,金博爾也立即指出,到目前為止,美國情報部門還未看到擁有約100枚核彈的俄羅斯有開始準備核武攻擊的跡象。觀察家們還注意到,普亭在5月9日勝利日(Victory Day)於莫斯科發表紀念俄羅斯擊敗納粹德國的演說中,並未提到任何這類威脅。

但隨著烏克蘭戰爭進入第三個月,金博爾警告,戰爭持續會提高核武攻擊的危險。他說:「烏克蘭衝突持續得愈久,危險就愈大。我們現在正處於高度危險的狀態。」

漢普夏學院(Hampshire College)和平與世界安全研究(Peace and World Security Studies)五學院計劃(Five College Program)榮譽退休教授克萊爾(Michael Klare)表示,目前的核武戰爭威脅源於2018年美國軍事態度的決定性轉變,即從「反恐戰爭」轉為所謂的「大國競爭」。

在這項由美國前國防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提出的新戰略下,美國武裝部隊的重點將從由南方小規模衝突定義的反恐戰爭,轉移到與「勢均力敵大國」的大規模戰爭上,指的正是俄羅斯與中國。

對於莫斯科和北京的領導人而言,美國針對其國家軍事能力和基礎設施重新佈署常規武器,讓他們感受到進一步和不可接受的威脅。

至於,這是不是普亭決定入侵烏克蘭的決定性因素,克萊爾表示,有待歷史學家今後做出評斷。但他補充,美國新戰略確實「引發了俄羅斯和中國的焦慮」,更促使後者擴大發展核武能力。

至於烏克蘭戰爭後會發生什麼,克萊爾和金博爾都表示,情勢仍不明朗。

克萊爾說:「烏克蘭戰爭後,這三大國必然會加速發展常規戰爭和核武戰爭的能力。」

在目前芬蘭和瑞典都在考慮加入北約的情況下,「戰爭後,我們將在歐洲看到一個新鐵幕,它的界線將比冷戰時期更靠近俄羅斯。」在亞太地區,美國領導人已發誓防止台灣成為另一個烏克蘭,意味可能進行核武部署。

克萊爾說:「核戰防火巷變得愈來愈窄,正在逐漸消失中。」

與此同時,烏克蘭戰爭仍在繼續,但俄羅斯的戰爭目標仍模糊不清,從一開始聲稱為了推翻烏克蘭現任總統澤連斯基政府,到最近變成宣布已控制烏克蘭東部講俄語的地區。

對美國《烏克蘭周報》(Ukrainian Weekly)總編輯寧卡(Andrew Nynka)而言,普亭的核武威脅是針對烏克蘭發動的大規模訊息戰的一部分。寧卡說:「普亭利用核武戰爭的問題,來分化他的敵人。」他補充,如果沒有這項威脅,烏克蘭的局勢會變得大不相同。他說:「核武威脅是俄羅斯唯一能阻止西方提供援助的手段。」

不過,寧卡也承認,想了解「不實訊息和虛假訊息大師」普亭到底在想什麼,是件愚蠢的事。

軍控協會研究員羅沙赫南德茲(Gabriela Iveliz Rosa Hernández)認為,戰爭的不確定性已經定義了俄羅斯大部分的戰略,或者可以說是明顯缺乏戰略。他說:「俄羅斯的戰爭目標廣泛而模糊,他們不確定自己想要什麼。」

羅沙赫南德茲指出,無論俄羅斯目前的目標為何,使用核武將使他們更難達成目標,會讓烏克蘭和國際社會加強抵抗,意味著這場戰爭可能會持續,難以看到盡頭。

他說:「我看不到短時間內有停火的可能。」

金博爾和克萊爾都認為,溝通和遏制不斷升級的言論非常重要,俄羅斯和美國都需要在削減核武庫存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 Treaty)2026年到期前重回談判桌上。

但金博爾表示,以目前高度緊張的情勢來看,兩國要恢復談判似乎不太可能。

金博爾警告,在恢復談判前,人們將「活在一個對全球最大核武國家沒有任何限制的世界裡,這是一個我們從未見過的世界」。

RELATED

Media Briefings

SPANISH | ENGLISH Coverage

spot_img

Random F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