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卡羅萊納州多族裔維權人士要求公平重畫選區 — 從歷史學取教訓

by | Sep 20, 2021 | Chinese Translations, Voting Rights

Khalil Abdullah報導/Ethnic Media Services

在少數族裔社區不斷發展的推動下,北卡羅萊納州人口自2010年開始激增 ,這項 實獲得2020年人口普查數據的證實,也讓北卡羅萊納州在國會中 多爭取到一個席次,使該州國會席次增加為14席。卡羅萊納人口統計中心 (Carolina Demography)主 提皮特博士(Rebecca Tippett)指出,所有 選區都得重畫,以符合聯邦法律要求 區必須依人口比例畫分的規定。

選區的形狀和應該包含哪些社區,必須由州立法會決定,方式可能是透過 公聽會 取意見。鑑於共和黨主導的立法會過去重畫選區所採取的作法, 北卡州少數族裔重    權者聯盟對可能出現的結果感到憂心。

維權人士指責,從教育、住房到醫療服務、交通的每一項民生所需項目, 立法會    白人居民的資源都非常不公平。

和提皮特一同參與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舉辦的 新聞    北卡人口統計聯盟(NC Counts Coalition)公民參與主任巴西 (Kyle Hamilton Brazile)說:「北卡羅萊納州的權力操縱在立法會手裡。」

巴西說:「北卡羅萊納州把畫定國會選區界線和州立法選區界線的責任全 權交給  會,這裡沒有擁有權力的獨立委員會。根據法律,無論州長隸 屬於哪個政黨,對立法會的決定都沒有否決權。」

巴西表示,要強迫立法會重新考慮選區該如何畫分,「通常需要法院對他 們非法 以種族考量進行選區重畫的作法提出挑戰」。

「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是指藉由扭曲選區的形狀來限制政敵民 意基礎  權的操縱行為。這個術語源自1812年麻州州長傑利(Elbridge Thomas Gerry)將   區畫分成像蠑螈的形狀,北卡州正是現代版的麻 州。

巴西說:「過去十年,立法會畫分的選區造成太多、太多的問題。法院曾 裁定,  州畫出來的選區地圖不僅涉及種族歧視,更是以如外科手術般 的精確度完 的。」

巴西指出,從梅克倫堡縣(Mecklenburg County)一直延伸到杜蘭 (Durham)  的第12選區,64%的人口為非裔,這個選區有些地方非常 狹窄,寬度比高速公路的一條車道還窄。

夏綠蒂(Charlotte)社區組織者和「北卡行動」(Action NC)政治主任道 金斯(Robert Dawkins)表示,北卡州立法會的意圖是「壓制和鎮壓」。 對立法會以優先權(preemption)阻礙縣市為選民進行改革,道金斯感到 憤怒。

道金斯說:「優先權在這裡的意思是,如果你的縣或城市憲章中沒有賦予 你權力 你就得先獲得立法會的允許才能進行改革,立法會也可直接拒絕 賦予你權力。這是    倫堡縣真正擔心的事。」

儘管北卡州一直利用選區重畫來限制非裔的投票權,但2020年人口普查數 據顯示  他族裔人口的增長正在讓北卡州發生變化,雖然其他族裔 受法令的影響不見得比  少。

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北卡州人口過去十年來增加了90萬人,增幅為9.5%。 提皮特 示,以北卡州目前超過1040萬的人口來計算,14個選區每個選區 平均應該有74 567 名居民。她說:「但我們不知道第14選區會出現在哪 裡,也不知道需要進行重畫    界線在哪裡。」

北卡州的人口增長並不具統一性,有些地區流失人口,全州100個縣裡有 74個縣的 童人口減少。提皮特說:「到目前為止,我們的人口族裔比例 為:白人占60%、非裔占20%、西語裔占11%、亞裔占3%、包括原住民在 內的其他族裔占6%。除了原 民,所有少數族裔的人口過去十年都有增長 ,其中以西語裔人口增加近32萬為 多。」

「杜蘭快速反應」(Rapid Response in Durham)創辦人艾爾蒙特(Ivan Almonte)提到他們如何努力在財務上協助有無證移民家人被拘留的家庭 ,例如    措金錢支付保釋金或提供生活補助,這些家庭因為家中的 經濟支柱遭遣返頓失 入  示,新冠疫情造成的裁員,也讓原本收入 就拮据的家庭面臨被房東逼遷的命運。

艾爾蒙特表示,北卡州立法會對西語裔社區懷有敵意,他們故意把公聽會 安排在    便參與的時間,或選擇在公共交通系統無法到達的地方舉 行。

巴西說:「根據目前的計畫,有100個縣的北卡州將只會舉辦13場選區重 畫公聽會 相較北卡州2011年在全州63個地點舉辦了公聽會。」

參與選區重畫論壇的另一項障礙是語言服務不足,特別是對增長最快速的 亞裔居民而言。

位於羅利(Raleigh)的北卡亞裔團結會(North Carolina Asian Americans Together,簡稱NCAAT)是一個泛亞裔社會公義組織,行政總監寇內魯 (Chavi Khanna Koneru)說:「缺乏語言服務不僅是北卡州投票方面的問 題,在其他資源服務方面也都是問題。」

寇內魯說:「亞裔並不具有同質性,某些群體受新冠疫情打擊的程度比其 他群體 重。例如,菲律賓裔的新冠死亡率最高,孟加拉裔的失業率最高 ,東南亞裔難民    安全率最高,而東亞社群受與疫情有關的仇恨和 歧視犯罪影響最大。」

寇內魯強調,負責重畫選區的立法者必須傾聽、了解北卡州所有背景和社 經地位居民的需求,這也是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帕斯闊坦克 (Pasquotank)分 的杜比(Keisha Dobie)的想法。

杜比提到,北卡州東北部靠近維吉尼亞州有一個以非裔為主的社區,被稱 為「黑帶」(Black Belt),人口減少和老齡化已成為這個社區的常態。杜 比說:「我們  其他地區擁有的豐富資源。開車轉一轉,看看這裡有多 少房屋待售,有多少商家  聘,整個社區減少了多少人口。」

從事教職超過20年的杜比表示,由於缺乏寬頻網路服務,過去一年多,當 地學生   受遠距教學。

杜比說:「我們真的很擔心下次的選區重畫,因為我們不確定我們這個東 北部社    是否能被反映出來,還在這裡的居民是否能獲得他們需要 的資源。」

這個聯盟的目標是推動公平分配的選區重畫,例如北卡州2017年根據2010 年人口  數據獲得440億元資金。巴西說:「種族歧視的選區重畫為何 被視為非法?因為它傷害選民、居民和州政府機構。」

Archives

Categories